博猫游戏网:李克农与国共两党之王毛仁峰的较量

2020-10-14 作者:博猫游戏网 来源:www.hengdags.com

1955年,李克农被授予将军军衔。在被授予将军军衔的52位将军中,他是唯一一位从未带过士兵并打过仗的将军。李克农虽然没有拿着真刀真枪在战场上赴汤蹈火,却为我们党的地下事务尽了大孝。李克农,将军称号,自然当之无愧。

第二天一早,在松花江饭店的高级客房里,毛仁峰的特派员“张大平”、“于”与东北技术纵队司令员进行了亲切交谈。但这个“张大平”已经不是原来的张大平了。他被CCP情报人员冒充。

曹淳在现场的工作人员:“看罪犯和犯罪证据,请负责人现场检查。”

这时,北京南池子广播电台安装完毕。

纪的妻子点点头说:“我有罪,我有罪……”

毛仁峰冷静地说了:“问题没那么严重。共产党再狡猾,也很难找到我‘万能站’的踪迹。屏住呼吸。也许纪很快就会从乐城发电报了。”

随后,毛仁峰命令潜伏在东北的国民党特务组织——东北地下技术纵队接受两个作战方案。第一个作战方案是从两翼追击拦截毛泽东的专列,摧毁长春十四号铁路桥,在哈尔滨站安放定时炸弹;第二个作战计划是利用潜伏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周围的周南池中的“环球潜伏站”进行指挥,伺机而动。

“是的.是的……”纪慌慌张张地回答。

毛泽东曾说:“李克农是中国的大间谍,无非是共产党的间谍。”这是对被称为“谍中王”的李克农的最好评价。李克农是中国共产党情报机构的负责人。他为党的事业做出了巨大的孝心,是我们党长期在隐蔽战线战斗的英雄。国民党也有一个大特务,这个私人就是毛仁峰。李克农和毛仁峰曾经有过一次斗智。

据纪截获的电讯信息,其中有:人是毛仁峰派来指导东北技术纵队举行杀人运动的两名特派员。我们的调查人员从他们的随身行李中发现了美国制造的卡宾枪、电台、气象预报员、炸药和其他特殊物品。

探长辛李雪拉过一把椅子,跳起来推开《牡丹图》。图片后面出现了一个大黑洞。辛李雪脱下手枪,跳了进去。侦察兵沈继宗也跳了进去。过了一会儿,调查人员拿出了美国制造的浓缩SST-I-E 25瓦无线电台,一支美国制造的手枪,一叠写在《古文观止》上的情报手稿和密码。曹纯看了看这些犯罪证据,仔细看了情报手稿。突然,他对着程润的:眨了眨眉毛。“你立即回公安部向李国祥局长汇报,并立即命令哈尔滨市公安局配合剿灭敌人的行动!”

凭着多年的调查记录,曹纯的归纳肯定有他们没发现的地方。然而,经过搜索,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有什么问题?曹纯把头靠在沙发上,突然瞥见一个圆形的《牡丹图》倒挂在房间的天花板上。曹纯觉得这张图好像有点别扭,直觉上他觉得电台可能就在这里。然后他点了:“上去把电台拿下来!”

你口口声声说的“万能潜伏平台”,已经被纪大导演拿下了。以后我们会接收你们局派出的所有特工,但不会当面感谢。我告诉过你是李克农和你说话的。你现在“在栅栏下面”,美好的时光不会持续太久。如果你带着你的部门来找我,李克农可以保证你的和平。告诉你电报员是纪。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一架带有无状态标志的飞机在离哈尔滨不远的山林中低空盘旋,两个降落伞从飞机上滑落。降落伞一落地并隐藏在地面上,我们的监视人员就赶紧逮捕了两名间谍。

程润之重复了他在电话里说的话。曹纯说:“我看好现场!”

“来!”毛仁峰哭了。他立即在电台坐下,等待电的吸收和翻译。消息很快被翻译了。消息如下:

“你好老曹?告诉你,我们抓了纪,找到了整流器,但没有找到电台。”程润之急忙去报告。

程润志带队执行抓捕任务。由于连日过度劳累,曹纯在部署抓捕计划后睡着了。程润走后不久,一阵电话铃声惊醒了刚刚睡着的曹春志,他拿起话筒。

关于破获国民党保密局北京潜伏站一案,人奉命逮捕纪。

会后,李克农对曹纯:说:“我找到敌台后就去现场看电话。”曹纯得到允许后,迅速返回公安部,向有关同志传达集会精神。大家听了之后都很激动,准备大打出手。当天下午,李国祥局长发布了:的检测令

曹纯曰:“程润之和沈继宗,已遣飞东北执行使命。从敌人的情报手稿来看,他们想在毛主席回国时让我措手不及。今晚,台湾保密局将派人潜伏在大陆组织哈尔滨骚乱……”

布莱德意识到什么打断了毛仁峰的话,"立即给纪打电话,停止发送消息,立即转移."

李克农和曹淳再次驱车前往纪的家。李克农仔细审查了纪的犯罪证据。然后他指着《牡丹图》问纪的妻子:“这是你画的吗?”

当天上午,在中央社会事务部会议室,李克农召集相关人员开会,详细研究破解“万能潜伏平台”问题。李克农表示,“按照毛主席的命令时限,对台湾保密局北京潜伏站的调查可以提前完成。潜站设在纪家,是时候做个决议了。所谓的“万能潜伏站”是纪,他有四个职能:敌台台长、电报局、情报和电译。最初提议消灭敌人。从实际情况来看,只有纪被捕了。”

李克农把目光转向纪,说了声:“别怕,我今天来就是看你们纪的发射技术的。用这个电台按原来的方式给台湾保密局的毛仁峰打电话。我说话的时候送份报纸怎么样?”“我愿意帮忙。”纪答应了,并准备发报告。

这两个特工分为“张大平”和“余管群”。他们交待,将于越南时间上午在哈尔滨松花江饭店与东北技术纵队进行商讨,并代表国民党保密局向有关人员签发任命书,对反共有功人员予以奖励。

坐在保密局监督战争的美国护工布莱德对毛仁峰:说,“立即电告纪,报告大陆潜伏杀人小组的准备工作。东北技术纵队除悬赏外,一律升到第三级,任命纵队司令马奈为国民党东三省救国司令。”

北京襄阳内路南的一条巷子里有个小四合院。从外面看,这个小院子和北京的老四合院没什么区别。这是新中国中央社会事务部部长李克农的住所。这一天,肩负着侦破潜站一线侦查重任的公安部侦查司司长曹春志走进了小院。李克农认真听了曹纯的汇报,认真的说了:“老曹,从今天开始,你要向我汇报一个问题。那是调查那些接近纪的的人。”“可以!”曹纯的回复。

“什么?再说一遍!

1950年3月14日晚,毛泽东悄悄来到北京。蒋介石和毛仁峰刺杀毛泽东的阴谋被彻底摧毁。

曹纯连忙赶到李克农家,向他汇报现场情况和敌人情报手稿透露的计划。在谈论敌方情报手稿情报运动计划时,李克农突然站起来问:“你们接受措施了吗?”

其中一个曹纯进门,看见斥候抱着纪站在房间中央。纪赵翔的妻子钱秀莲哆嗦了一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曹纯走进屋内,用锐利的目光搜索着屋子里每一个可疑的角落。巡了一圈后,曹纯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眼神却没有停留,继续四处搜索.现在房间里的空气都快结冰了。

经过几句沟通,东北技术栏的辛苦工作人员马奈按照名单交出了“张大平”170人的混合花名册,向毛仁峰邀功。毛仁峰的另一张“王牌”被李克农彻底击败。

毛仁峰惊魂未定地接过译文,不可置信地看了一遍。他颤抖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知道“李克农”这个名字,但没想到会这么狭隘。毛仁峰很清楚,一直在李克农的“国统区”从事情报工作,当时的特务头子——戴笠遇到了麻烦。1947年接任保密局局长时,也被李克农被动阻止。国民党政府为活捉李克农悬赏了很多,却连一个影子都没抓到。现在遇到了这个“老对手”和“环球台湾”,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毛仁峰立刻像泄气的皮球一样瘫在椅子上。但老奸巨滑的毛仁峰并没有因为又有了一张“东北技术专栏”的王牌而绝望。复活了精神的毛仁峰迅速要求电报员回电:“李克农,你就看谁是最后的赢家。”

纪两眼凝滞,脸色蜡黄地看着面前的证据。汗水从他的额头滚落下来。

曹纯对纪赵翔:说:“你是不是码0409?”

此时,国民党保密局在台湾郊区的保密局局长毛仁峰正在等待来自大陆的“好消息”。他心里想,如果这个动作在国内成功,会有一个突然的变化,然后他就会有很大的成就。

曹春开车去了南池子九洲湾43号。现在他很清楚,如果找不到电台,就意味着运营失败。

毛仁峰老师:

建国后逃离台湾的国民党保密局领导人毛仁峰,一直想在反共斗争中施展身手,以赢得蒋介石的赏识和信任。毛泽东于1949年12月首次访问苏联。听到这个消息,毛仁峰觉得是时候了。毛泽东专列出发后,毛仁峰和美国处理了布拉德的谋杀案,并制定了制造第二次“皇姑屯事件”的计划。

上一篇:宣彤退位后 清朝灭亡 那么国库里 下一篇:Operation timed